欢迎访问:最新奇米第四色AV在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3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箭射天下】【作者:不详】

「嗖嗖嗖」的一阵破空连响,九支羽箭沖开坚实的紫色结界,稳稳的钉上鲜红的靶心,强劲的余势使箭尾兀自颤抖,「嗡嗡」不绝。
  少年俊美的嘴角边上牵起一丝满意的微笑,转头望向一旁的美妇人。
  「师娘,我射的您还满意吗?」
  妇人轻轻一笑,也不答话,只招了招手,两人一前一后的步入身后的石室。妇人随后指着墙壁上挂着的一幅人像,道:「跪下!」
  少年抬头看去,只见画像中一人傲然立於绝峰之上,一手负后,另一手於胸前,五指微握,神态洒脱的仰望天上红日。旁边还题着一行小字:「天下亿仙人洞,多少阴元落手中。」
  少年为了这个目标已经苦苦练了三年,现在终於可以得偿夙愿的时候,不住身躯发颤,口乾舌燥,竟癡癡的呆立当场。
  美妇人仙乐般的嗓音在他耳畔响起:「川儿,这就是本门的邱祖师,拜之后,你就正式成为「天玄门」第三百一十七代传人了。」
  少年这纔醒过神来,连忙匍匐在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九个响头,然后站身子问道:「师娘,本门还有哪些弟子?」
  「天玄门数千年来一脉单传,从未听说有其他的分支,不过,」美夫人了一顿,接着说:「本门功夫讲求「天地自在,存乎一心」,你若是想多收几个徒弟,倒是无妨。」
  妇人显然有些话并未说明,其实「天玄门」的箭法虽然冠绝天下,可除开山祖师外,门中前辈在将箭法练至顶峰之际,却纷纷迷失神志,做下无数令发指的恶行,后来不是被所谓的正义人士围剿,就是愧对心灵的谴责而自尽身亡,就连少年的师傅也难逃此劫。数百年来,「天玄门」历代传人皆为聪慧之士可谁也弄不清楚其真正原因所在,也正是有此顾虑,门中便有了这个不成文的定:每代只传一人。妇人见他此时一脸兴奋,也就不忍扫了他的兴头。
  「师娘,祖师姓邱,名讳却如何称呼呢?」
  「这个就无人知晓了,不过,祖师当年曾远赴异域,倒是有个外族的名字,便唤做——比特。」
  楔子二
  孙二愁眉苦脸的坐在山谷中的一颗大石上,下方是一群面黄肌瘦的劳们。他膝上端放着一本厚厚的帐簿,看到上面一条条工整的排列着的数字,不由从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这些天以来,收成一日不如一日,而每天死在矿井下的工人却成倍增加眼看着上面就要来验收,上次验收时来人的面色已是极为难看,要是再找不到的劳工,想必自己这颗圆滚滚的脑袋也不必整天在脖子上晃悠了,还是给人当夜壶什么的比较有前途。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一阵吆喝声从远处传了过来,孙二眉头一皱,举望去,却见百十号人从山谷口涌了进来。
  “大人,”一名面带刀疤的汉子奔了过来,躬身施礼道:“我们找到一些劳工,请您训示后就可以进矿了!”
  孙二紧琐的眉头略微舒展了一些,站将起来,清了清嗓子,而后对下面声道:“各位,到我这里来保证不会亏待你们,包吃包住,每天三钱银子!”下面立刻骚乱起来,在这个小地方,听到这种优厚的条件自然让大家兴奋异常。
  “不过,你们一定要遵守我们的规矩,不然的话,格杀毋论!”场面一子静了下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呈现一片迷茫之色。
  他也不管下面的反应,径自讲述着诸多限制,最后,孙二从怀里取出一铃铛,拿在手里摇了摇,“铛铛”的两声过后,继续道:“你们知道什么是铛铛铛铛吗?”
  话音未落,人丛中忽然跃出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他跳上大石,劈手夺铃铛,远远的掷了出去。
  “大胆!!来人,给我拿下!!”
  那人顺势一脚将孙二踹下大石,也不多言,就朝谷口狂奔而去。
  “造反了,造反了,”孙二在空中一路大叫,见那人已接近谷口,连忙出四字真言:“关门,放狗!!”
  只见一道木闸从天而降,拦住那人的去路,二十几只巨獒也从两侧涌出恶狠狠的盯着那人,喉间不断的咆哮着。
  那人似乎犹豫了一下,忽然一道红光亮起,他左手中已多了一张朱红色小弓,同时,右手抓了一把泥土,一拉一放,只见一条拇指般粗细的黄线旋转从弓上射向木闸,黄线带起一股旋风,将地上的泥土卷将起来,势若奔雷的冲前方。巨獒在强烈的劲道下丝毫没有躲闪的余暇,纷纷被震飞出去。
  只听得“轰”的一声,漫天泥砂木屑飞舞,等狂风过后,众人揉了揉眼再看,却见孙二已呆立在木闸前,盯着上面的大洞,嘴里喃喃的道:“铛铛铛只是通知大家吃饭的铃声,用的着这么大的反应吗?”
  “你知道什么是铛·铛·铛·铛吗?”一把甜腻的嗓音响起,少年坐在上,茫然的摇了摇头,看着美貌的师娘。
  她莲步轻移,款款的走了过来,身上的衣裳随着肩头的摆动滑落地上,副完美的身躯顿时呈现在他面前。高耸的双峰颤巍巍的晃着,两条粉臂缠上了的脖项,鼻中嗅到浓重的熟女气息,他觉得一股热气从丹田升起,胯下的分身由自主的立了起来。
  他再也分不清东西南北,只知道要尽情享受面前这个妩媚的娇柔。他张叼住一边的山峰,舌尖上下撩拨着顶端的突起,右手滑过白玉般的肌肤,从根握住了另一座丘陵,缓缓的向上攀登。练箭多年而生成的硬茧摩擦着那颗葡萄五根手指轻重不一的按压着柔软的鸽子肉,使其不断的变换着自身的形状来适他的蹂躏。
  随着他的动作,两颗蓓蕾几乎不分先后的壮大起来,一阵涟漪荡漾,他到对方的身躯开始不规则的抖动,带起一阵“铛·铛·铛·铛”的声音。
  他这才注意到师娘的芳草地,那布满黑色绒毛的山包上,两片丰满的蚌微微张开,最奇特的是两边的蚌肉上还各有一个小孔,并在小孔上分别穿着一金色的小铃铛,随着身体的摇摆,发出悦耳的声响。
  (原来这就是铛·铛·铛·铛啊!)
  她双臂略收,按住少年的肩头,一双勾魂的眸子眨了两下,似乎在肯定心里的想法。红唇轻启,从喉间吐出一缕芬芳:“那你知道什么是铛铛铛铛铛铛……吗?”
  不待对方做答,她将少年推倒,让他平躺下来,然后轻轻的跨做在他身上。两根玉葱似的纤指拨开蚌肉,露出粉红色的私处,抵住那火热的坚挺。
  她双按在少年的胸膛,臀部前摇后晃。少年觉得自己的分身慢慢的撑开一道门户,入了一个福地洞天,无数的小吸盘缠附上来,贪婪的吮着硕大的茎身。
  巨龙越陷越深,终于在撞上一道柔软的墙壁后停了下来,紧缚的感觉越越强,似乎有种不动不快的冲动。此时,妇人开始上下颠簸,让巨龙在紧密的径上来回奔驰。两个肉体不时撞击在一起,蚌肉上的金铃也发出连绵的响声,“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连续的撞击使巨龙突破了那道局限,龙头钻进了更为神秘的地带,超愈象的压迫使少年再也守不住精关,将白浊的液体尽情的抛洒出来。同时,龙头然被温热的液体所包围,妇人大哼了一声,停下所有的动作,伏在少年身上,了声息。
  少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还有一些说不出的感觉夹杂在里面,一也分辨不清,他呼出一口长气,对妇人道:“师娘,我射的您还满意吗?”
  虽是和试箭时一般的话语,此时听起来却别有一番味道,但妇人却没有答。
  少年觉得奇怪,虽说自己看过一些男女交合之类的书籍(都是师门流传来的,当时看的时候还觉得纳闷,怎么师门的前辈们有这种爱好),看师娘的形,倒不象是书中所描述的呀?
  待他起身细看,却发现师娘早已烟消玉殒,不由得痛恨自己害死了师娘精神恍惚的将其遗体掩埋,下山游荡至今。
  自从那天以后,自己究竟做过什么,已经全然忘记了,就连刚才那么凶的强招也不知道是怎么施展出来的,现在倒也没心情仔细推敲,如果不是为了找东西吃,才不会要到那个地方,不成想却被勾忆起当日的情景,老天爷!你什么要如此待我!!
  此时,山顶的罡风吹起蓬乱的发丝,一张憔悴的脸上已满是泪珠。他取师娘的遗物——两个金色的铃铛,思前想后,觉得还是一死了之。
  他此时心神激荡,师门功法自行运转起来,而握住铃铛的手渐渐加力,蓦的,一道精神信息从铃铛中传了过来,少年一怔,连忙凝神细察。过了片刻,从原本黯淡的眼中暴射出两道眩目的精光,他仰天长啸:“原来如此,我全明白了,多谢师娘成全!”
  少年匍匐在地,面向东方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随后,站起身子,扫之前的颓废之态,目光掠过脚下的山川,大有睥睨天下之势。
  “我羽晴川一定会成功的!!!”
  第一章纳兰一族
  “忽隐又忽现,隐藏花丛间,你不曾了解,山中多寂寞,我是个精灵在上飞,飞来飞去飞不到尘世间,我只能每天活在大山里呀,盼啊望啊我能去一回……”
  纳兰秀禾(对不起,看过点《橘子红了》,有够烂,某人更是碍眼,所借其名字一用)低声哼吟着这古老相传的歌谣,在半空中匝了一个小圈,便收翅膀,落入花丛,随手摘下一朵玫瑰,放在嘴里嚼了起来。
  这是她的晚饭,从懂事开始,她就喜欢鲜花,并以之为食,久而久之,上自然散发着天然的芬芳气息,因此族中众人都亲切的唤她“香香”。
  秀禾此时微闭双眼,金色的长发写意的披散着,螓首轻摇,似乎正享受周遭静谧的一切。夕阳的余辉映射在长长的睫毛上,远远望去,竟有一道七色虹闪耀其上。
  蓦的,一声荡人心魄的呻吟传了过来,秀禾一怔,双翅一展,循声掠了去。没飞多远,便看到一个蓝色的背影正努力的起伏摇摆,她心里一惊,连忙飞在一棵巨木,透过茂密的枝叶间隙,查看下方的情形。
  只见自己的同类骑坐在一具健硕的身体上,用她紧密的小穴套弄着对方长缨,不时发出一声快乐的哼吟。说是同类,倒不尽然,虽然大家都是精灵,她肌肤的颜色,便知她正是和自己纳兰一族斗了数百年之久的蓝精灵族人。
  蓝精灵身下似乎是个人类,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居然闯进精灵们居住的灵山中,还和一个邪恶的蓝精灵交合起来。
  两人的战斗已接近尾声,蓝精灵上下起伏的速度越来越快,幅度也逐渐展到极限,巨大的枪身如一根烧红的通条般进出密穴,晶莹的汁液飞溅出来,灌在男子的身上。嫩红的肉唇完全张开,隐约可见内里的光景。
  蓝精灵被一波波袭来的快感冲击着,她胡乱的摇晃着头部,束发的簪子以脱落,不知道落到什么地方去了,齐肩的蓝发在空中飘散,如同湍急的旋涡缠卷飞扬。
  蓝精灵再也按耐不住,高声的呻吟换做一首淫荡的歌谣:“在山的那边水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她们快乐又聪明,她们可爱又机灵,她们抛洒密汁套弄肉棒,斗败了……”
  就在此时,男子再也守不住精关,分身开始剧烈的抖动,一跳一跳的射生命的精华,尽数打在对方的嫩穴深处。
  蓝精灵被火热的液体浇得身躯巨震,肉壁狂压,脑子里一阵混乱,再也法顺利的唱完那首淫曲,只得忠实的顺从心底的愉悦,接下来的歌词却换成了叫:“格格……唔……”(各位请和前面的歌词连起来看看,哈哈哈哈)
  男子觉得自己的分身被一团温热紧密的包裹着,从前方传来一股强大力,原本早该结束的喷射却没有一丝停歇的意思,无数的精华夹杂着身上的玄功对方身体深处狂涌而去,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再也无法安静的享受高潮后的韵,凄声叫道:“你这是做什么?快住手啊!”
  蓝精灵从片刻的混乱中清醒了过来,继续加紧吸取对方的功力,在看到子惊骇的神色时,不由得得意的笑道:“乖乖莫怕,一会就好了。”
  “你这个贱人,赶快滚开,否则,休怪少爷我辣手!”
  “哎呦,奴家怕怕,哈哈哈哈,这只能怪你见识少,见到我们蓝精灵也赶紧逃命,居然不知死活的想和我洗什么鸳鸯浴,你这种人最该死!”
  “放屁!要不是你有意勾引我,我才看不上你这种烂货!”
  “得了便宜还卖乖,老娘我今天就让你精尽人忘!”
  再惨烈的刑罚也有终结的时候,男子在射出最后一滴精液后,便昏了过去。蓝精灵冷哼一声,缓缓的站起身子,瞥了一眼那张原本俊美无比如今却变得片惨白的脸庞,转头对树上的秀禾道:“小丫头,看够了吧,给我滚出来。”
  秀禾大吃了一惊,原来对方早已发现自己藏身树上,却直到此时才点破她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跳下树来,远远的站在那边,怯生生的道:“不知前辈有吩咐?”
  蓝精灵傲慢的扫了她一眼,冷然道:“看你的模样,一定是纳兰一族吧!?”
  “是。”秀禾被她看的心里发毛,丝毫不敢隐瞒。
  “老娘今天心情好,就放过你这个小丫头,顺便再送你个礼物,”蓝精指着身边的男子道:“这人还没断气,看你的模样,一定还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
  这人就送给你吧!也许他身上还有些油水可捞也说不定呢!”
  蓝精灵说完,擦了擦嘴角逸出的一丝口水,也不穿衣裳,展开翅膀,向南方向飞去。
  秀禾好半天才醒过神来,赶忙来到男子的身边,只见一条肉棒软塌塌的在胯下,登时羞的满面通红。她胡乱的给那男子穿上衣服,这才仔细大量那人容貌。
  出乎意料的是,那男子竟是一个弱冠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丹凤眼紧阖着,高挺的鼻梁显出一股傲气,红的的薄唇微微开启,洁白的牙齿整齐的排着。一眼看去,极似是粉雕玉琢的陶瓷娃娃。只是脸色却极为难看,已呈现一片白的死气。
  秀禾向来心善,见到少年的模样,心下极是不忍,乌黑的眼珠转动,直滴下泪来。她轻轻抚摩着少年的脸庞,低声叹道:“为什么世间有那么多惨事如此一个人物,竟要毙命于斯吗?老天爷,我又能做什么呢?”
  少年忽然重重的哼了一声,秀禾连忙探视他的鼻息,发觉竟还有些活气她沉默半晌,终于似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将少年抱起,向东北方火速的赶去。
  “秀禾,你这是做什么?”
  “族长姐姐,求求你救救他吧,他就要死了啊!”秀禾声带哭腔的叫着。
  “你难道忘了本族的规矩,擅自带外人入山是要进死水谷受罚的。何况他还是个人类!”
  “这些秀禾都知道,只要能救他一命,秀禾甘愿受罚!”
  “这样做值得吗?”族长叹息道,美目中闪出一丝怜惜。
  “求姐姐成全秀禾。”
  “好,来人啊,将秀禾押入死水谷,七七四十九日方可放她出来。”
  羽晴川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自己的功力似乎少了很多,他只记得曾和一个蓝皮肤的女人交合,最后人盗取真元,本来自忖必死,怎么会躺在这间木屋呢?难道地府是木头建造成?
  “你醒了。”一把冷漠的女声传入耳鼓,羽晴川这才发现一个身材高挑女子立在窗前。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纳兰一族!”
  “纳兰一族?”
  “你被蓝精灵的三大妖姬之一的蓝艳枚所害,是我族的纳兰秀禾将你带来的。”
  “那秀禾姑娘现在人在何处?”
  “她私自带你入山,现被我打入死水谷受罚!”
  “岂有此理!我要去把她救出来。”
  “这倒是没有问题,不过闯死水谷要有实力,凭你的功夫恐怕救不出人反而搭上自己的性命。”“用不着你假惺惺的,我只需要一张弓、十二支箭!”
  “弓箭?笑死人了,你想和精灵比弓箭,傻了吧你!
  “哼!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弓箭是怎么用的!”
  “好,别怪我没提醒你,把守死水谷的是我族三百年来的第一高手,他名字叫纳兰元束!”
  第二章初次交锋
  羽晴川接过女族长递过来的弓箭,毅然向死水谷奔去。
  女族长目送羽晴川远去的背影,心中默默念着:“秀禾妹妹,你知道我多羡慕你吗?现在有个男子愿意为你去闯死水谷,可惜我没有这个福分……”
  羽晴川站在死水谷口,极目向内里观瞧,只见浓雾翻腾,阴风阵阵,再上他的功力已经消减大半,根本看不清谷中的情形。
  他暗自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竟然发觉已经退缩到拜师试箭时的光景不免急噪起来。凭现在的功力,对上个普通精灵或许能全身而退,要是遇到高手,那一定是死的很难看。
  要是这样的话,说不得只好用那一招了,拼着耗点力气,或许可以一战成。想到这里,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抬起左手,在手腕处轻轻吻了一下,“好兄弟,现在全靠你了!”
  笑容瞬间冻结在脸上,羽晴川惨叫一声:“不会吧,怎么会这样?”
  他连忙运起心法,那曾经发威的朱红色小弓再次出现在手上,不过,这确实是张小弓,竟然只有拇指肚般大小,不仅如此,看它的样子,还在不断的减尺寸。
  “不要,不要,不要啊……”随着羽晴川一连迭的惨叫,那小弓终完全消失在掌心,羽晴川顿时跌坐在地上,半晌无语。
  忽然,他好象是捞到救命稻草似的,从怀中取出金铃,一边摇一边惶急问到:“师娘,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口令!?”师娘的声音回响在羽晴川的脑子里,听起来寒冷极了。
  “大家这么熟,不用那么老土吧!?”羽晴川苦笑着说道。
  “你是什么人,我的川儿呢?”
  “师娘,我就是川儿呀?不过现在被人盗去真元,没有力气发功和您联了啊!”
  “那就没的商量了,再不说出口令,本铃铛将会自动引爆,炸死你个小八蛋!”
  “别、别……”羽晴川万般无奈之下,终于说出呼唤师娘的密码:“肉包、肉包,我是粉肠,我是粉肠,请回答!”
  “格格……”冰冷的声音变成了熟悉的妩媚,“川儿,你怎么那么笨啊现在才知道世间险恶吧,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乱偷腥!”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凭这点功力,还怎么出去混啊!而且现在谷还有个女孩儿等着我去救呢,求师娘教我。”
  “其实天玄门的心法是可以防止被人盗走真元的,你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况,是因为还没有遇上给你三个痣的人!”
  “???”
  “对不起,记错了,是没有遇上将处子之身给你的女人!如果你得到一真正的处子阴元,不但可以功力尽复,以后也不必担心真元被盗,同时,你的方面能力也会大幅度提升,要达到‘二十四穴明月夜’的程度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当羽晴川想要询问如何战胜纳兰元束的时候,却听到师娘一声叹息:“儿,要想取得数千年来无人实现的目标,就必须靠自己,去吧!这是你第一次的验!”
  羽晴川双目放光,不再怨天尤人,大踏步的迈进死水谷中。
  “好寂寞啊!”一个比平常精灵大上一倍的身躯斜倚在树下,懒懒的打个哈欠。自从主动申请把守死水谷后,再也没有和人动过手,想必筋骨都疏松吧!虽说这里是纳兰一族的禁地,可一直没弄明白这里有什么可禁的,而知道此的外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当年要不是受不了整天被人挑战,才不会到这种鬼地来呢!现在日子是清闲多了,可身为一个武者,骨子里那好斗的个性随着岁月推移,却逐渐浓厚起来,再不找个人好好打一场,闷也要闷出事来。
  前两天送来的女娃子看上去是那么惹人怜爱,真象是自己那死在敌人箭的孙女,也不知道她犯了什么过错,被弄到这里来。有翅膀的生物是最怕见水的,看她的模样,一定撑不过七七四十九天,那时候她的翅膀可就要废了。可气是那女娃子居然认死理,说什么一定要认真的接受惩罚,全天都泡在死水里。哎,只好等过几天她意识昏迷的时候再拉她上来了,不过到时候会给她造成多大害就说不定了。
  咦?好象有东西闯进谷里来了,唔……应该是个人类,看样子挺年轻的嘛!呵呵,居然还带着弓箭,有趣有趣……
  羽晴川在浓雾中摸索着前行,不时被脚下的石块绊到,忽然双手同时触两根圆滚滚的柱子,他心中奇怪,怎么山谷里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两根不寻常的子呢?他一边想着,一边沿着柱身向上摸去。
  “哈哈哈哈……”一阵苍老豪迈的笑声震得羽晴川心头狂颤,“小伙子再往上就是老子的第三条腿了,难道你对它有什么兴趣不成?哈哈哈哈……”
  羽晴川闻言吓得赶紧缩手,抬头一看,这才发现面前站着一个高大的精灵,适才自己摸到的正是他的两条粗腿。
  “前辈可是纳兰元束?小子一时冒犯,还请原谅则个。”
  “老子正是纳兰元束,早就听说人类废话多,今天一见,果然如此,说吧!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请问有一位秀禾姑娘是否关在这里?如果方便的话,小子想带她出去不知前辈意下如何呢?”
  “想救人?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如此放肆!
  “多言无益,小子就领教前辈的箭法了!”
  两人拉开距离,羽晴川张弓引箭,遥指纳兰元束:“请赐教!”
  没见纳兰元束有什么动作,蓦的一支黑色的大箭如闪电一般射出,羽晴大叫一声:“来的好!”右手一松,弓弦响处,墨绿色的小箭飞出,正撞在那箭尖之上。两箭相交,竟不见有何声响,羽晴川的小箭刚一碰到目标,便化为齑粉,来箭势头丝毫未减,向羽晴川面门打来。羽晴川连忙抬起长弓,用弓弦兜住杆中央,身子滴溜溜一转,将那一箭轻巧的化去。
  “好手法,看你怎么破我的第二箭!”纳兰元束见猎心喜,第二支箭又了过来,这次却是在空中划着折线前进,忽上忽下,完全摸不着它的轨迹。
  羽晴川面色凝重的斜着向天上射出一箭,那箭滑过一道优美的小圆弧,的落下,正正砸在纳兰元束第二支箭的腰部,使其劲道忽然一窒,失去了准星落在了地上。
  “第三箭!”一团火焰包裹着箭身向羽晴川冲来,显然纳兰元束有些挂住,居然被对手轻易的破去两箭,虽说自己没有用全力,但毕竟在手法上逊对手筹,因此这一次用上了独门功法——火龙箭。
  火龙掠过空中,熊熊的烈焰窜出数尺,更增威势。更绝的是火焰在箭身形成一个龙头形状,龙嘴大张,直欲吞人而噬,那里面黑黝黝的箭头闪着寒光看的羽晴川心里发毛,真想掉头逃开。
  “这是你第一次的考验!”师娘鼓励的话语还在耳中环绕,羽晴川瞬间了自己的选择:死就死吧,要是这一关也闯不过,还不如死了算了,也好早点到师娘和师父。
  他面带微笑,抬起左手,挡在胸前。纳兰元束大吃一惊,想要收回已经不及了,他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火龙一口咬上了羽晴川的左手。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羽晴川手中忽然爆出红光,火龙箭的烈焰一股脑的那团红光中窜去,而羽晴川却丝毫没有异常的表情,只静静的站在那里,任凭苗钻进自己的身子。火龙箭全靠附着其上的烈火的劲力才得以前进,如今火焰消,黝黑的箭身停滞空中,被羽晴川一把握住。
  两人你眼望我眼,一时谁也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第三章童年往事
  身为人母,没有什么会比看到孩子一天天的成长更感到欣慰的了,自己丈夫虽然英年早逝,可也给自己留下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四年了啊,多少的屈在女儿纯真的小脸前烟消云散,连她自己也弄不清楚到底是照顾了女儿,还女儿在照顾着她。
  又是一个出游的好天气。
  她坐在茵茵的绿草上,看着在花间嬉戏的身影,露出会心的微笑。和风送,香气宜人,草叶撩拨着裸露在外的肌肤,痒痒的,很舒服。
  她慵懒的舒展了一下身子,眯着眼望了望天上的太阳,正想招呼女儿回来,一只大手掩住了她的口鼻,同时一把冰冷至极的声音轰散了她的魂魄:“红鹰,去把那个女娃子抓住。”
  女儿象待宰的小鸡一般被拎了过来,那人此时已放开了她,似乎饶有兴的看着瑟瑟发抖的母女。
  “你……想怎么……样?”她看着面前站着的三个人类,心中的恐惧攀到了极点,牙齿不时磕碰在一起,说出的话也断断续续,几不成言。
  “很简单,两个字:强奸!”
  “啊……”她望着那冷酷的狞笑,轻呼出声。
  一根粗壮的肉棒打在苍白的脸上,离散的眼神凝聚起来,自从丈夫死后再也没见过的东西,就这么近距离的摆放着,腥臭的气味熏得她几乎当场呕吐而之所以忍住的原因,正是那丑恶的东西不由分说的塞进她的口中。
  那人面无表情的道:“看看你的女儿,要是你敢咬下去的话,哼……现在,让我好好的享受吧!”
  屈辱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滑下脸庞,就连丈夫的那条东西也没有进过方,现在却被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占据,这种失贞的打击刺痛她的神经,神志也逐混乱,灵台唯一清醒的意念是保护女儿的安全。自己的清白已经被玷污,如果儿也受到伤害的话,可真不知道下去以后有何颜面再见亲爱的丈夫。
  那人明显带有暴力倾向,硕大的肉棒进进出出,没有丝毫怜悯,无情的击着她口中的嫩肉,龟头的伞柄刮过,麻酥酥的,痒到心里。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可瞳孔的焦点却散在四周,如同一个死人,承受所有的痛楚。忽然,那人猛向上一挑,再顺势下沉,肉棒的前端深深的扎进她的喉咙,胃里顿时翻涌起来强烈的做呕感使她连忙推开男子,跪在地上,将午饭连带清水全部吐了出来。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粉臀正高高的翘起,正正对着身后的恶魔,身体的不适带得臀部颤抖不止,仿佛在盛情邀请恶魔的访问。
  直到有一天……
  一对深深相爱的情侣终于克制不住埋藏的欲望,在死水中交合起来,等到部落之后,身上却逐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男子的个性逐渐残忍来,每次上战场,都要把对手弄的肢断骨碎才肯罢手,连已经死透的敌人也不放过,在他经过的地方,总会有一大堆血肉模糊的尸块,根本留不下一具完整的躯体。
  而那女精灵却变得淫荡无比,到处勾引其他的精灵与她交合。
  终于,在一个男子得胜回来的晚上,发现自己的情侣和父亲相拥而眠,子身下一片狼籍,嘴里却无意识的哼叫着:“好舒服……好爽……哦……你们子都是那么强壮啊……”
  燃烧的火焰吞没了一切,当有人发现男子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临之前,他忽然神志清醒过来:“死水……都是死水惹的祸啊……”
  经过仔细的分析研究,纳兰一族终于发现死水的秘密:死水中蕴涵一种殊的物质,在水中连续泡过三天三夜,或者男女交合之际,水中的物质会随着开的毛孔进入体内,影响生物的性格。最后,族中长老一致决定把死水谷封为地,而由于其原因难以对公众说明,渐渐的,也就没有流传下来,以至于后来经有犯错的精灵被罚入谷,却也是白天泡在水里,晚上倒可上岸休息睡眠,所以再没发生类似的情况。
  纳兰秀禾太过单纯,一心只想为自己的行为赎罪,所以才会被死水进入内,从而引发她的欲望。
  ‘姑娘,你很难受吗?’一把温柔的嗓音传来,秀禾从羞人的状态下清少许,却见一个熟悉的少年站在水边,看样子很是焦虑。
  ‘啊……你是谁?’
  ‘在下羽晴川,是姑娘把在下救回来的吧?’
  ‘是你啊!族长姐姐终于肯救你了吗?……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要救你出去!’羽晴川神色坚定的说。
  ‘救我?为什么要救我?’秀禾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难道你不认为他们太过分了吗?把一个弱女子这样折磨,简直是惨道!’
  ‘是我自愿的啊!我把外人擅自带入族内,自然要接受惩罚……除非…除非……那个人变成我族人……’秀禾此时的欲念越来越旺盛,本来羞于启齿话竟然自行溜了出来,她妩媚的眼睛扫了一下羽晴川,眼眶含情,直欲滴出水来。
  羽晴川不是傻瓜,自然听得懂秀禾话内的含义,一纵身,跳进死水,伸挑起她的下巴,深深的吻了上去。
  ‘呜……呜……’秀禾热烈的响应着,香滑的小舌主动送上,身子扭动着,看似抗拒,实则迎合的贴紧羽晴川健硕的躯体。
  言语已成为多余的累赘,两条炽热的年轻肉体纠缠在一起,片刻之后,烫的分身陷入了一片泥沼,由于秀禾先前已经入巷,内里的汁液和着死水,翻着迎接对方的顶入。羽晴川借助死水的浮力,腰部一耸一耸的徘徊在花径上,秀禾丝毫没有痛楚的情况,猛的一冲,突破处女的神圣屏障,探入花房最深处。
  ‘啊……’破瓜的痛苦瞬间被那充实的肉感驱散,秀禾颤抖着,迎合羽川的分身,一下一下,花蕊上的酥麻带动更浓烈的举动,两人合奏出最美的乐章。
  等到他们从死水中起身,秀禾浑身乏力,瘫软的靠在羽晴川的胸前,任他为自己整理衣物。羽晴川经此一役,不但功力尽复,且更上层楼,那傲视天的感觉又弥漫周身,他忍不住长啸一声,尽泄胸中的怨气。
  ‘小子,你是得意了,别忘了还有老子这一关呢!’纳兰元束突然出现秀禾顿时满面飞红,连忙整衣失礼。
  ‘小丫头,你的处罚已经可以免了,但是他擅闯死水谷一样是大过,除非,他能胜过老子!’纳兰元束好斗的火焰一经撩起,再也按耐不住,顺口找个由要和羽晴川再次较量一番。而且,羽晴川之所以能见到秀禾,也正是答应对见人后再决胜负的缘故,于情于理,此战势在必行。
  羽晴川现在心情大好,倒也不想和他伤了和气,略作沉吟,便道:“前大恩,小子难以为报,实不敢和前辈动手,不如这样,小子就射一箭,若前辈能做到的话,小子甘愿受罚!‘
  说完,也不待纳兰元束回答,左手一张,朱红色的小弓再现人间,他抓小弓,腾身跃起,空中顺手折断一条细枝,搭在弦上。
  ‘天玄神箭之地覆天翻!’
  木枝裹着黄光应声钻入地中,一道数十丈的土浪冲天而起,向死水罩去半途中刮地三尺,土浪也跟着更见壮大。
  伴随着巨响,山谷中沙尘弥漫。待尘埃落定,那里许见方的死水竟然已消失不见,出现在三人眼前的则是一个与原先一般大小的土丘。羽晴川惊讶的看着自己一手制造出来的结果,咽了口吐沫,尴尬的看着纳兰元束。他本以为自最多能干掉小半的区域,如果对手能比他覆盖的更多,自然就是对方获胜了,现在一下子死水全没了,却也不知道该怎么比了。
  ‘哎!我办不到,你们走吧!’
  ‘晴川哥哥,你真的要对付蓝艳枚吗?他们那么多人,你怎么冲进去啊?’听着秀禾忧虑的问话,羽晴川只是专心的捏弄着手上的泥土。自己已经放出去,蓝精灵们早就严阵以待,守在部落四周,蓝艳枚却和其他首脑悠然的站在营中央,看样子,似乎在嘲笑他的狂妄。 泥土渐渐成形,一支双头箭落在手上,羽晴川冲秀禾眨眨眼,又朝地面了一箭。‘走吧!我带你见识一下外面的繁华世界!’
  远处蓝艳枚的脚下突然窜出两道光芒,准确的命中她的翅膀。没有劲力中物体的声音,只有一条条飘散在空中的粉尘,和蓝艳枚凄厉的惨嚎。夕阳照在羽晴川的身上,看着身边小巧的秀禾,他笑了,笑的是如此惬意。 因为他知道,自己朝箭霸天下的目标又迈出了无比坚实的一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3yy.com  www.9992yy.com